​理想汽车发布2021改款车 车主是“韭菜”还是欢呼?

车云网
光子出行

​理想汽车发布2021改款车 车主是“韭菜”还是欢呼?

早在去年末今年初,理想社区、微博、知乎等地就已传出理想ONE改款的消息,只是一直以来都是捕风捉影的信息,大部分新老车主也毫不知情。

5月25日晚,理想汽车春季发布会上,李想正式发布了2021款理想ONE,本该是理想展示肌肉的时候,可一批曾经与理想并肩作战的车主却有情绪了。

起因是,此前理想汽车副总裁刘杰在社区发布的一篇帖子火了。截至发稿,有超过2200条回复,200多次点赞和100多次转发。其中,大多数车主的回复都偏向负面。

​理想汽车发布2021改款车 车主是“韭菜”还是欢呼?

文章中理想给出了对2020款理想ONE首任车主的复购权益,车主本人及直系亲属订购理想汽车新品,将享受10000元的补贴,有效期至2023年6月30日。

光子出行详细统计了理想汽车发布会开场后的24小时内老车主针对2021款理想ONE的评价,搜索关键词“老车主”一共获得了126条评价,其中好评14条,中立评价19条,抱怨或差评93条,也就是说上述评价中差评占比近七成。

我们获取了其中一些具有代表性的评价:

好评:

①看了理想对老车主的政策,由衷的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;

②感谢理想,可以自费升级座椅,老车主还是很满意;

中立:

①理想刚刚开始,大家多多宽容;

②一个车更新换代是很正常的事情,能够理解;

吐槽:

①新车主应该挺幸福的,老车主真不爽;

②想升级都升不了,置老车主于何地,这不是在坑人吗?

新老车主截然不同的评价

光子出行了解到,这次事件中不满理想的老车主实际上大体能分为两类群体。

第一类群体是近几个月提车的新车主。他们大多在购买理想ONE前对改款消息了解甚少,有些车主在再三询问销售的情况下,得到的回复是“不会推出改款”,甚至有些销售告诉这些准车主“今年都不会有”。因此他们大多都放心大胆地购买了理想ONE2020款。

不过好景不长,一两个月后,新车主们便听闻理想2021款即将推出的消息,甚至有的车主提车不到一个月。

​理想汽车发布2021改款车 车主是“韭菜”还是欢呼?

根据数据显示,理想在2021年1-4月累计销量18118辆,而理想ONE累计总销量约5.5万辆,以这四个月提车的车主来算,受到波及的用户约占三分之一。

另一类不满的群体则是购买时间更长的老用户。

李想曾在直播中向车主承诺,理想ONE会进行硬件升级,而实际情况是第一次座椅升级许多用户并未享受到,第二次“硬件升级”则是设计失误造成的“车辆召回”。严格来讲,两次硬件升级都算不上兑现承诺。

同时,由于造车新势力改变了传统车厂与用户的相处模式,更为“亲密”的关系使得车主愿意为品牌进行宣传。如李斌曾爆料蔚来疫情期间有超过69%的订单来自于用户推荐,这一情况在理想汽车中也有所体现。

不少老车主在不知道近期将推出改款的情况下,推荐家人、朋友购买2020款理想ONE,短短几个月内,新车主就变身成为老车主,并且老款车型无法进行硬件升级,即使对硬件升级没有要求的推荐人也受到牵连。

对于老款车型无法硬件升级,理想官方给出的大致的解释是,由于技术发展太快,无法预测到下一代芯片、算法的迭代,2019年标配的算力是2.5TOPS和1颗130万像素的摄像头,2022年算力则激增到508TOPS,激光雷达也相继装车实现量产。原本出于车厂保密的要求,销售人员不透露消息或者不知情,本是合情合理,但销售人员对用户给出的肯定答案与事实不符,却是一些车主无法接受的。

针对预期之中的情况,李想昨天在与光子出行等对话时解释说,永远有新的东西,后来者出的牌永远比前人出的牌要新,永远没有终点,包括手机也是,后面出的像素一定比前面要好,后面出的处理器一定比前面要强。

“汽车还是有自己的周期,我们觉得自己进步的速度已经很慢了,而我们的老车主却觉得进步的速度太快了。到了下一款产品,大家可能觉得你进步速度怎么快到这种程度。接下来的进步速度和之前不可同日而语。”李想言下之意是,车主要学会去接受新车比旧车越来越先进这一正在发生的事实。

虽然很多老车主会产生抱怨情绪,但是对于新车主而言,可以说几乎全是好消息。在2021款理想ONE发布后,尚未提车的新车主可以说已经在App上开始欢呼了。

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沈亚楠说,在2021款理想ONE发布后,当晚订单大增,相比平常翻了好几番。

对于理想汽车而言,2021款理想ONE也能为其销量带来很大帮助。沈亚楠预计,到今年9月理想ONE的目标月销量希望能突破1万台。基于众多业绩向好的预期,5月26日晚美股开盘,理想汽车股价大涨近10个百分点。

2021款理想ONE有哪些改变?

回到本次发布会上,理想ONE2021款都有哪些改变?

1. 首先是搭载了新型永磁电机+40.5kWh电池组,实现NEDC纯电续航里程188KM,而增程器仍采用东安动力1.2T三缸发动机,但优化了智能发电系统,将油耗降低到6.05L/100KM,同时油箱得到扩大,达到55L,使得燃油NEDC续航达到892KM,NEDC综合工况达到1080KM,WLTC综合工况续航里程达890KM。

2. 搭载两颗地平线“征程3”自动驾驶专用芯片,单颗“征程3”算力达5TOPS,一个800万像素视觉识别摄像头,识别精度可达4K,拥有200米可视距离,120°广角,5颗博世五代毫米波雷达,每颗识别范围150°,探索距离超过110米,可实现360°无死角覆盖。

3. 全系标配理想AD高级辅助驾驶系统,更高配置的硬件配合高德高精度地图,使得理想将在9月通过OTA升级,开始陆续向理想ONE2021款用户推送NOA导航辅助驾驶系统。并且在第三季度,理想ONE车机将上线“应用中心”,在应用中心内即可实现软件的下载。

4. 此外在车型上新理想也有所改变,对方向盘、前格栅、转向灯、轮毂等进行重新设计,汽车整体也变得更大,从5020*1960*1760mm变为5030*1960*1760mm,取消七座设计,标配六座。

最为关心的价格方面,除了三款特殊颜色Baby Blue、Deep Green和Tech Blue,理想ONE2021款仅高出老款一万元,售价33.8万元。这一万元大概率也是为照顾老车主而设计的,与之前刘杰公布的复购方案刚好吻合。

​理想汽车发布2021改款车 车主是“韭菜”还是欢呼?

对于新车主来说,软硬件大规模更新,仅加价一万元属于合理承受范围。对于老车主来说,很遗憾,李想现场仅宣布前两排座椅腰套、座椅按摩和理想同学能得到升级(座椅付费),而最重要的高级辅助驾驶功能基本和老车主无缘。

老款理想ONE搭载Mobileye Eye Q4芯片,单个算力2.5TOPS弱于单个征程3算力,同样在摄像头和毫米波雷达等硬件上也没有足够的冗余设计。

为什么要改款?

理想ONE于2019年12月正式开始交付,实际“服役时间”接近一年半,光靠理想ONE2020这一款车型,理想就突破了5万大关。同样是造车新势力,在车型数量的优势下,小鹏用了约27个月,蔚来则用了约25个月,这表明理想汽车的产品能力较强。

不过风险也同样存在,如产品线单一,服役时间过长而导致的竞争力下降等。

据理想X01总装主线项目承包公司天奇股份,发布的重大合同中标公告中显示,理想X01的总装项目交付日期为2022年3月30日。对于理想来说,直到下一款车型发布至少约有一年的“真空期”。

这段“真空期”间,理想一直引以为傲的增程式动力也将迎来多位对手,如赛力斯SF5、岚图Free、比亚迪唐/宋DM-i等车型,从中低端到中高端,理想所在的增程式赛道并不冷清。

俗话说“前人种树,后人乘凉”,岚图free就对老款理想ONE的缺点进行了针对性改善。丹拿高端音响、一体式可升降三联屏、空气悬架、全系标配高级智能驾驶辅助系统、1.5T四缸增程器、4.5秒零百加速等,同时还有价格优势,增程版售价31.36万起。

新款理想ONE发布虽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,但是对许多落后的硬件进行升级有助于增强产品竞争力,特别是为之后的自动驾驶研发累计数据。

今年一月,理想在上海成立新的研发中心,主要用于开发高压平台、超高速充电技术、自动驾驶技术、下一代智能驾驶舱、操作系统和计算平台,预计将容纳2000名员工,其中自动驾驶团队已经招纳超过300人。

在自动驾驶方面,理想明显落后于同期的特斯拉和小鹏,李想本人也承认相比这两家公司理想汽车还需要补课。

硬件规划上的缺失使得理想没办法进行OTA,也没办法测试和完善自动驾驶技术。借由这次改款,不仅将原有的硬件进行升级,同时更换地平线征途3芯片后,也让理想能够掌握更多主动权。

除了算力的优势,地平线在数据共享上更加开放,主机厂能够得到更加丰富的行驶数据,对实际应用实现自定义和本土化,并开发更加复杂的功能。

这对于提高理想接下来车型的竞争力是十分重要的,特别是2023年将推出的纯电车型,失去了增程式的加持,理想又如何在互联网巨头、传统车企和新造车势力中打出自己的差异化。而智能化、自动化可能才是最终竞争的方向。

为什么理想没能提前预埋硬件设施

很多车主对于老款理想ONE没能预埋硬件心有不甘,这其实与创始人李想的风格有关。

早期李想在接受采访时就曾说过,“L3级自动驾驶是反人类的设计”。L3级自动驾驶不管从法律、安全还是人的生理结构来看,都不太合理。

理想汽车对于自动驾驶的更新较为保守,其自动驾驶策略是:L2.5+L4同步进行,也就是说跳过L3级自动驾驶。

除此之外,李想还是一个极致的实用主义者。他理解的品牌和蔚来可能完全相反,品牌更像是一个名字,告诉消费者你是谁,因此理想并没有选择像蔚来那般“大张旗鼓”搞活动。

为了降低成本,可以将尾灯上理想智造四字扣去其二,也可以降低员工出差补贴,下放权力减少管理层人数。这样极致到“变态”的成本控制,使得理想销售成本最低控制在7个点左右,传统车企则通常高达30个点。

这带来的收益也是显著的,理想是造车新势力中最早毛利率转正的企业,也是最早实现净利润转正的企业。

因此理想ONE作为第一款车,对于不够成熟的自动驾驶功能理想自然不会选择太过激进的策略,只是如今智能汽车越来越“手机化”,智能化进程速度太快,恐怕完全超过了李想所预计的速度(亦如当年对SEV项目的自信)。

回看手机历史,汽车的智能化使其也出现了迭代速度日渐缩短的现象,根据各个车厂的计划来看,基本保持在一年一款车型的速度,消费者显然还不能像接受手机迭代速度一般接受汽车,这完全是历史原因造成的。

不过智能汽车仍处在初期发展阶段,降本效应并不明显。一位理想车主对此的看法是“汽车毕竟不是手机,能做到一年一换的少之又少”,言下之意,汽车如果没办法大规模降低费用,那么就无法实现消费者对硬件更新换代的需求。在这种矛盾下,消费者所能做的也只有抱着“早买早享受”的心理。

理想没及时放出改款消息供车主选择,大概率也是考虑上市后业绩对于股市的影响,长期来看,如果过早放出消息,那么“等等党”规模的扩大,理想一季度销量势必下滑。考虑到当下智能汽车战事吃紧,改款上市的消息影响到理想下个财报数据,且站在车主的角度,如何保障长远权益将成为重要课题。

短期来看,对于老款理想ONE的车主来说,过晚得到消息让他们被迫成为了理想ONE清库存的工具。

新事物的出现必然会产生很多意料之外的情况,为本就不是非黑即白的世界添入了更多颜色,身处变革中的车厂和消费者只能相互理解。我们敬佩于开拓者们的探索精神,但眼下摸索出一套新的规则显然比互相指责更加重要。

在李想去年参加的《奇葩说》节目中,他得到的辩论题目是“发现老板明显不喜欢你,你该辞职吗?”,而现在李想又有了一个令人头疼的辩题“发现客户明显不喜欢你,你该放弃吗?”。

本文地址:https://auto.gasgoo.com/news/202106/1I70257082C501.shtml

文章标签:
新车
自动驾驶

在线客服
在线客服
加入QQ群